时代先锋
蒋素莲:那双会流泪的眼睛
2020-12-18 15:28:52  来源:四川党建之声  浏览:

也不知何时开始,人群中有了一种风气:吝啬眼泪。仿佛流泪就是软弱,流泪就是屈服,流泪就把人生境界给降档了,其实,蒋素莲身边的人们开始也是这么觉得,后来,他们又觉得,那双会流泪的眼睛,竟有一种别样的美丽。

成都有个高家村,那里有一个白血病少女,17岁。白血病就是下了一场刺骨的白雪,皑皑寒冬,个体如何与之抗衡。蒋素莲在路上听说了这白血病少女的故事,走在回家路上,边走边流泪。熟人看到都不好招呼了,但谁都知道,蒋大姐一定是遇到了难过的事情。回到家,蒋素莲当着老伴的面,把筷子重重一压,说:“有个女娃娃17岁,白血病,我想我们可以尽力帮助她。”老伴愣了下,还是点点头,这一点头,就意味着要把一份责任放在肩上了。

当天晚上,老两口就到土桥街上买红纸,请人写倡议书,前后忙完已经是半夜,蒋素莲跟老伴说:“归根结底是缺钱,我明天开始去募捐。”要钱的事情有些开不了口,蒋素莲是金泉街道蜀西社区关工委“五老”志愿者,一贯来说是不愁吃穿,并且自有一份矜持。但有时候,行善就是一件需要放下矜持的事情,蒋素莲组织社区关工委30名“五老”志愿者,两人一组,一人拿话筒,一人抱捐款箱,开始走街串巷。道理谁都懂,但是面子虽然看不见摸不着,却又是谁也不愿放下的存在。没人开口,人们光看到这些老人在街上走。蒋素莲润了润嗓子,打响了拯救少女的第一枪:“大家帮帮忙,献献爱心吧,救救这个女娃娃,她才17岁……。”人们来来回回从她身边走过,自然有冷漠和不解的目光,每一道目光都像是一簇箭矢,预备看穿这个大妈这样做的意图。

终于,一个戴眼镜的老大爷停下步子,往捐款箱里投进了一张50元钞票,仿佛一道刺破乌云的光,与蒋素莲闪闪的泪光一起,照亮了那少女原本暗淡的如花年岁。捐款纷至沓来,随后几天里,随着媒体报道,社会各界纷纷献上爱心,共捐款40多元万元。蒋素莲去医院,看到那17岁年纪里的笑,蒋素莲摸出了纸巾,人到老年,经历的事情多了,反而还是像年轻时那样爱流泪,无论感性放在人生的某些语境是褒义还是贬义,她想,至少,这就是她,真实的自己。

人们是伴随着啼哭来到这个世界,然而,渐渐的,哭成为了生活间隙里难得的表达,蒋素莲是个例外。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,蒋素莲彻夜难眠,地震后第三天,她带领4名关工委“五老”志愿者奔赴灾区,眼前尽是残垣断壁,蒋素莲哭泣着,看到稚嫩的面庞蒙上厚厚的灰尘,她心如刀割。2013年,芦山地震,她募集善款7030元,送至雅安市儿童救助基金会。她苦读心理学书籍,只为了在与儿童对话时派上用场,地震带来了折翼的天使,残疾的孩子特别需要心理上的关爱。

老伴开始重新打量身边这个女子,他娶的不算美女,但是,这人生路越是走,越是庆幸自己的选择,因为这各女子哭起来特别动人。每次她哭,老伴都会在一旁耸耸肩,笑笑:“哎呀你都这把年纪的人了,怎么这么多眼泪啊!”然而,他一直想告诉她,她流下的是善良、温柔、无私、奉献,像是融化冬雪的春水,常常把他熏醉。

2020年初,疫情期间,蒋素莲找到蜀西社区关工委,表示有啥需要“五老”志愿者出力的,只管说。工作人员笑了:“蒋大姐,这次你还会哭吗?”蒋素莲挠挠后脑勺,笑了:“改不了,改不了,你们说说,我今年61岁了,这把年纪,只要遇到一些可怜巴巴的娃娃,怎么还是会哭呢……。”江梓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