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史长廊
张仁初:我这个中将,是被骂出来的
2019-01-21 20:33:36  来源:北京日报 梅兴无  浏览:
原标题:张仁初:“我这个中将,是罗帅骂出来的”

 开国中将张仁初在鲁南抗日时,任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二旅副旅长,带领部队打过不少硬仗、胜仗,是罗荣桓的爱将。可1941年2月张仁初打了一个胜仗,却挨了罗荣桓的一顿痛批。

当地百姓竞相传颂张仁初“奇袭敌后,马踏坦克”的传奇

张仁初有个绰号叫“张疯子”,说的是他打仗不要命,不管不顾地往前冲,有一股让敌人胆寒的“疯劲”。

1941年初,日本侵略军向鲁南抗日根据地发动疯狂的“扫荡”。2月7日,驻郯城县重坊镇的日伪军出动汽车20余辆,坦克8辆,向胡集、铁佛寺一带进犯。张仁初乘机指挥教导二旅四团(团长蔡正国、政委吴岱)向重坊守敌发起攻击,残敌弃镇向邳县方向逃窜,张仁初乘势攻占重坊。第二天,日伪军400余人兵分三路,向重坊镇猛扑过来。张仁初指挥部队严防死守,打退日伪军的一次又一次进攻。

2月10日,敌人7辆轻型坦克在阵前一字排开,疯狂炮击,许多八路军指战员倒下了。张仁初双眼血红,“疯劲”上来了,甩掉棉袄,旋风般地跨上“花斑豹”战马,大喊:“同志们,跟我上!和鬼子血战到底,冲啊!”他迎着弹雨火海率先冲了上去。战士们也呐喊着跟着他冲锋。张仁初骑着战马,遇到那轻型坦克,一跃而过。敌人被这一幕惊呆了。八路军战士乘势扑了过去,与坦克后面的敌人混战在一起,最终取得毙敌300余名、击毁坦克1辆的胜利。

战后,当地百姓竞相传颂张仁初“奇袭敌后,马踏坦克”的传奇。

“处分你有什么用?好好地记住这血的教训吧!”

两天以后,到中共山东分局参加会议的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回到师部,他听到重坊战斗胜利的消息,心里十分高兴,兴致勃勃地询问战斗的详细经过。当他在战报上看到,此次战斗人员损失惨重,牺牲营级干部2人,5个连长全部牺牲,15个排长只剩下1人时,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。他立即查阅阵亡干部战士名单,多么熟悉的名字,那一张张可爱的笑脸,一个个矫健的身影,清晰地浮现在他眼前。他们中大多数是长征过来的老红军,血战湘江,爬雪山过草地,东渡黄河,挺进山东,九死一生,可现在……他痛惜地说:“多好的战友啊!”

听说罗荣桓回来了,张仁初兴冲冲地赶到师部,想汇报一下重坊战斗的具体情况。他老远就喊了一声:“政委!”可罗荣桓不理他,既不喊他坐,也不给他倒水,满脸怒容地瞪着他问:“张仁初,你是来请功的吧?!请赏的吧?!”不等张仁初开口,情绪激动的罗荣桓又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:“告诉你,我这里没有功给你,没有赏给你!大家喊的没错,你就是个‘疯子’!”

张仁初彻底蒙了,一向和蔼稳重的罗政委,为什么冲自己发火呀?罗荣桓越说越来气:“你拼掉了我这么多的好干部、好战士,你赔我的干部来!你赔我的战士来!”张仁初这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小声辩解了一声:“打仗哪有不死人的?”

罗荣桓啪地一拍桌子:“打仗是要死人,但要看死得值不值。你跟开着坦克来的日本人打阵地战,用指战员的血肉之躯与敌人的钢甲坦克对拼,这种牺牲值得吗?这种胜利有用吗?这是无谓牺牲!这是惨胜!还‘马踏坦克’嘞,要不是你的命大,你还能站在这里说话吗?”“政委,我……”张仁初直感到背心冷汗直冒。

罗荣桓扬了扬手中的阵亡名单,继续痛批:“你看看这次牺牲的人当中,大都是跟我们一起长征过来的战友,他们打仗冲锋在前,牺牲也在前,都是我们部队的精华、骨干,死了多少啊,多可惜啊!你只顾自己打得过瘾,拼得痛快,革命的本钱会拼光的,我们怎么向党向人民交代啊!”透过罗荣桓的黑边眼镜,张仁初分明看到他眼眶里饱含着泪水。

罗荣桓缓和了一下语气,又说:“张仁初,我告诉你,干革命是要有一股冲劲,但冲劲不等于莽撞;打仗是要勇敢,但勇敢不等于蛮干。”他的话严中有慈,饱含着对张仁初的爱护,使刚强似铁的张仁初难过得低下了头,十分沉痛地说:“政委,我错了,我请求处分。”

“处分你有什么用?好好地记住这血的教训吧!”罗荣桓拍拍张仁初的肩膀。

“我这个中将,是罗帅骂出来的”

敲打过后,罗荣桓认真进行反思,张仁初出问题的根子在哪?就在对毛泽东持久战思想学习领会不够,必须“补课”。他多次找张仁初谈心,反复向他讲解毛泽东论持久战的军事原则,启发诱导他掌握并运用这一原则,去做好消灭敌人、保存自己这篇大文章。

罗荣桓专门召开干部会议,总结重坊战斗的经验教训,表彰在战斗中涌现出来的英雄人物。同时举一反三,以讨论重坊战斗的事例为切入点,在鲁南部队开展了一次整军。组织指战员反复学习毛泽东的《论持久战》,教育大家明白抗日战争是一场持久战,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,不能跟日军打阵地战,要打游击战,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。只有这样,才能达到消灭敌人、保存自己的目的,才能够积蓄力量迎接必将到来的大反攻,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。通过这次整军,鲁南部队和地方干部军事思想有了普遍提高,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积蓄了一支重要力量。

张仁初对重坊之战更是终生不忘,每每提及这次“胜仗”, 他总是十分痛悔地说:“唉,罗政委说得对,我真是个疯子!”他牢记着罗荣桓的教诲,一遇到打仗,总是事先权衡再三,如何更多地消灭敌人,如何更好地保存自己,机智勇敢地指挥部队打了许多漂亮仗,为人民立下了功勋。

1955年张仁初被授予中将军衔,他对妻子说:“我这个中将,是罗帅骂出来的。没有他当年的教导,像我那么莽撞的人,别说当将军,骨头早就不知道埋在哪里了!”

(作者单位: 湖北鄂州市委办公室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