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史长廊
史海钩沉:古宕渠大地战乱
2019-10-09 15:22:56  来源:四川党建之声  浏览:

:渠县地方志办公室 雷映松

渠县古称宕渠东汉学者应邵曰:石过水为宕,水所蓄为渠,县以是名。在这块土地上,宕渠战乱纷飞,匪患不绝。兹述如下:

军事

——武王伐纣,巴师锐勇,歌舞以凌(侵犯),殷人倒戈,故世称之曰:武王伐纣,前歌后舞也。《华阳国志》

鲁桓公九年,巴子使韩服告楚,请与邓为好。楚子使道朔将巴客聘邓,邓南鄙攻而夺其币。巴子怒,伐邓,败之。其后巴师楚师伐申,楚子惊巴师。《华阳国志》

鲁庄公十八年,巴师伐楚,克之。《华阳国志》

晋文公西伐巴蜀。《吕氏春秋》

鲁文公十六年,巴与秦楚共灭庸。《华阳国志》

哀公十八年,巴人伐楚,败于鄾[yōu]。《华阳国志》

周之季世,巴国有乱,将军有蔓子请师于楚,许以三城。楚王救巴,巴国既宁,楚使请城。蔓子曰:笈楚之灵克弭[mǐ]祸难,诚许楚王城,将吾头往谢之,城不可得也。乃自刎,以头授楚使。王叹曰:使吾得臣若巴蔓子,用城何为?乃以上卿礼葬其头。巴国葬其身,亦以上葬礼。《华阳国志》

吴阖[hé]庐选多力者五百人,利趾者三千人,东征至痹庐,西伐至于巴蜀《吕氏春秋》

——惠文王时与巴为好。蜀王弟苴[jū]侯,封于葭葫,苴侯私亲于巴。巴蜀世战争,蜀王伐之。苴侯奔巴,巴为求救于秦惠文王,遣张仪、司马错救苴,巴遂灭蜀。仪贪苴巴之富,因取巴,执王以归。《华阳国志》

惠王遣张仪率巴蜀之师十万,浮江伐楚,取商于之地,为黔中郡,修整里闻( huì市区的门),张市列肆,与咸阳同制。《华阳国志》

——高帝为汉王,王巴蜀。阆中人,范目说帝,募发賨民与共定秦地,秦地既定,賨民皆思归,帝嘉其功而难伤其意,遂听还巴。《华阳国志》

高帝十一年,发巴蜀材官(西汉武官名),卫军霸上。《文献通考》

建武十八年,蜀郡守将史歆[xīn]反,移檄州县,宕渠杨伟等起兵数干人应之,遣吴汉率军讨诛歆等。汉乃乘桴[fú]沿江下巴郡,杨伟等惶恐解散。汉诛其渠帅二百余人,徒其党与数百家,予南郡长沙而还。《后汉书》

永初二年,羌人反乱广汉,郡屯葭[jiā]萌,巴郡板橱军救汉中,大破羌人。《后汉书》

兴平元年,马腾与刘范谋诛李催,刘焉遣叟兵(少数民族征募为兵者)五千助之,战败。《后汉书》

建安二十年,曹操定汉中,张鲁遁走巴西,魏将张邰别督诸军掠巴界。先主率张飞等进军宕渠之蒙头,(今县东八蒙山)相持五十余日。飞率精卒万余人从他道邀邰军交战于阳石。(先主作瓦口,一作荡石。)山道窄狭,前后不得相救,大破邰军。邰弃马缘山,与麾下十余人从间道引还南郑。《巴志》

——永康元年,巴西赵钦谋叛,与宕渠李特振施流人,以收众心。特之党类,皆巴西人与钦同郡,率多壮勇,因聚众专为寇盗,钦僭[jiàn]称益州牧杀,李庠。特弟怨之,攻杀钦。《载记》

永宁元年,罗尚为平西将军护西夷校尉,以叟兵击流人李特、李镶等破之。

永嘉四年,谯登之父居巴西,为李雄巴西太守马晚所杀。登请镇南将军刘宏资兵以复仇。宏乃表登为扬烈将军梓潼内史,使自募巴蜀流民,得二千人,西上至巴郡进攻宕渠,斩马晚食其肝。《巴志》

元兴三年,桓玄纂晋,加益州刺史毛琚[jū]常侍左将军。琚执其使者传檄讨玄,玄怒,使郭德戍宕渠。琚会巴东太守柳约之等击破之。《晋略》

义熙二年秋九月克宕渠。刘裕造毛修之等讨谯纵,至宕渠,军中作乱,修之退还白帝,《晋书》三年八月克宕渠。

——天复二年,王建取山南西诸州镇。(按渠州,时隶山南西道)天佑四年,取金州置观察使兼领渠、巴、开三州。寻复失之,后复得金州,置雄武节度于此。《史略》

——长兴初,孟知祥并东川。《史略》

——开宝二年,王全斌略定两川地。《史略》

端乎二年,蒙古命阔端等侵蜀,四路悉残破。(《史略》按现时隶潼川路。)

宝佑中,元兵入蜀,制置使。蒲泽之,宣抚李会,将军张需移渠州治于礼义山。元军至,练使胡载荣率州人以死拒守。城得无恙。《明统志》

——世祖中统十五年八月,安西王,言川蜀既平,城邑山寨洞穴,凡八十三所,其渠州等处凡三十三所,宜以兵镇守,余悉彻去,从之。

至正二十一年,明玉珍并东川郡县。《史略》

——洪武四年平巴蜀。

——宣统三年十月,大竹欧攀桂诡称同志军,率党千余人至县,掠取警察局枪械,苛敛于民,县众大愤,鸠集壮丁攻杀之,其党徒三百余人溃逃出城者多赴河死。已广安胡孟辉、王小臣等又率千余人据县。时成都尹昌衡已杀川督赵尔丰。隆昌张培爵。合江夏之时发难重庆,皆称军政府,各县纷纷独立。知县周減[jiǎn]避位出署,大竹李绍伊亦遣队来县,与胡孟辉等各索银千两,王小臣携取县印而去。

民国——五年,袁大总统改称洪宪元年,各省护国军起。大竹肖德明称护国军川东总司令,五月十九日率军来攻,渠民国推纳知事汝弼为护国军总司令,罗平安为副司令,婴城拒守。肖军围攻十余日不下,民党同志赖振华等死之。顺庆护国军川北总司令钟体道,遣曾营长居间媾和,于六月九日肖军始去。

九年七月,郑军攻渠,城中防守特严,不数日围解。

十一年夏七月,四川陆军第一军第二军始肇衅作战,二军蹙(cū迫促)一军于渠南,一军反攻大败之。初两军交绥,一军引退达县至渠,二军前敌总指挥唐式遵,由梁大率踵追抵渠,临河干,河水倏忽泛涨乏渡。隔河发大炮注射,一军退走,二军造浮桥渡河穷追,值至县南新市镇杜家岩,峻阪狭道,登陟殊难。突遇郑经武率军一旅,由花桥绕经南院子伏道迎击,二军不支,转战经宝城、渠县有庆、中滩诸场直至渠城。战区延属九十里,铳(chóng猛烈,同冲)炮之声不绝。唐式遵既退渡浮桥,立折毁之,以防进兵。其支队长李樾[yuè]森尚屯渠城未出,几为一军所获,只身力弛至上流呼船得渡,始脱险去。

十二年四月,颜德基攻渠,六日不下。广、岳民军来援,围始解。五月陕军第二支队司令王宗良攻渠,由三汇进军土溪时,治城为郑启和所据。因遣其八路司令防守李馥场、南阳扁、碧云寺诸处,旋败退至高石坎,径拔队去,陕军遂入城。八月,陕军第七支队司令张藩与郑启和通款。王宗良驻三汇。启和令其指挥官周绍轩率兵驻渠。九月张藩亦由大竹移驻。

十三年一月,王宗良自三汇反攻郑军,迎击于穿林坝及石子岭,抗战甚烈,王军稍却。越三日,复分两路进攻,一由马木溪绝河趋据王家山,一由曹家店直长流江溪,发大炮轰城,郑军不支,张藩逃亡,余众溃退。城破,王军入城,恣意杀掠,竞日乃定,计罹害者有李芳廷等数人。十月,川陕边防督办刘存厚据渠,王军引去。寻黄骥遣其左翼司令陈清泉来攻兵抵北门,刘部团长余光武,亟谋退走,适梁士荣自大竹驰援,陈始败退。

十五年冬,驻川河光烈师属部秦、杜两旅溃变,势将扰我。驻军旅长熊玉璋侦知,先领所部冒雨沿营、蓬各边布防粗定,该军大至,急邀截痛击,彼不得逞。

十八年一月,驻万杨子惠军长,率五师二旅来渠,其伙饷由我月事供给,并设军团联合办事处以通声气,而军民之相安,实由驻军措置有方。

十八年八月,红军窜入巴达,剽悍异常,已历县边文市、龙汇各场。驻旅熊玉璋急于边场陈师扬威,该军知我有备,绕道他去,县以无惊。

匪患

——平帝末,赤眉贼乱,巴境残破。《蜀碑补》延禧元年,板楯数反,太守蜀郡赵温恩信降服。五年,太山但望守巴郡,贼盗公行,奸宄[guǐ]不绝,劫伤守尉等。又有女服袄(古妖字)城千余人,散布千里,不即发觉,谋成乃诛。《巴志》光和二年,巴郡板楯夷(古族名,古代巴人的一支)复叛,寇掠三蜀,遣太守曹谦宣敕赦之,皆降服。《后汉书》中平元年秋七月,巴郡妖巫反,寇县境。《巴志》五年巴郡黄巾贼起,益州黄巾马相寇巴郡,杀郡守赵部。益州从事贾龙斩相,板楯蛮夷因此复叛,寇掠城邑。遣西园上将军别部赵瑾平之。《后汉书》建安四年,蜀刘璋怒賨夷杜获叛。诣张鲁。巴人日乱,以庞羲为巴郡太守,召賨民御焉。《巴志》十年,汉中张鲁以鬼道教百姓,賨民敬信巫觋(xī男巫),多往奉之,天下大乱。李特之祖李虎,自巴西之宕渠迁入汉中杨居坡,抄掠行旅,百姓苦之,号曰:杨车巴。《蜀录》

——建元四年,山獠始出巴西种。十余万落布山谷,为民害。永和三年,桓温平蜀,大歼诸獠,以巴汉流人立晋昌郡领之。隆安元年,梁州三郡人丁一千,番戍汉中宕渠等郡,为群潦所复,城邑空虚,士卒流亡。

——永明初,蜀贼张文萼据白岩山(今广安自然山),有众万人。梁、益二州刺史肖范,命巴西侯宏远讨之,战死。宏远累世为西蜀酋豪,其子填益兵复仇斩之萼。

北周——天和元年,陆腾讨信州蛮,诏辛昂于渠州,运粮馈之。昂威信布于宕渠,表为渠州刺史。大象元年,蜀多劫盗,益州总管宇文贵,召任侠杰建者,蜀为游军二十四部,令其督捕,由是颇息。《北周书》

——大业十一年,县置督捕以讨贼。

——贞观十三年,渠州山獠反,将军上官怀仁讨平之。广德初,南阳贼窜冲相寺近境,有僧澄海躬擐[huàn]甲胃,随渠州刺史将帅讨贼。时禾稼未登,海乞兵保护刈[yì]荻,军食遂足,卒大破贼。

——开宝五年,渠州妖贼李仙,聚众万人,劫掠广安军界,知军事朱昂,设策禽之《宋史》。淳化五年,李顺叛蜀,常恩德师次达州新宁县,调士兵三千人,杀贼于梁山。又与尹元、裴庄等合击于合州,复破贼帅田奉正、苏荣于果州,余贼走广安及渠州。分兵为二,渠之贼以元庄领之,抵广安者思德领之。合力进讨,尽歼其党。《宋史》

——至正十二年,红巾贼起,十七年,团结义兵,府县正官兼防御事。《元史》

——洪武四年,廖永忠平蜀,以府县民或助为乱,大肆杀戮,复迁楚之麻、黄人来实兹土。《大竹志》

正德六年,保宁贼鄢本恕、兰廷瑞掠蓬州,其党廖麻子、曹甫窜营山,金事王源行部川北,率典史邓俊击之,不克死。贼遂窜州境。渠县义民肖伯太率勇来战,于广安城东庙沱,败绩,死之。其所乘马悲痛不已,旋转于庙沱上之李家村,得伯太头,衔之,直奔归三汇镇肖宅掷于地,马亦触石死。《广安州新志》

鄢兰贼至渠,围攻老鹳[guàn]寨,(即龙林寺。)不克。贼目率众毁寺。迨夜,忽有若凭贼目之子者,反刃向贼言曰:“还我庙来!”贼众大惊,遂自引去。《县旧志》

崇祯五年,姚黄贼窜渠,乡村议团练。《明碑》渠县民变,生员鼓噪,击死衙蠹[dù]数十人。《蜀龟鉴》十四年,各郡县同时民变。广安百莲妖人何加起称老佛,聚众数万,事败,投姚黄贼来寇蹂躏渠境,杀戮无孑遣。《广安州新志》

崇祯末,逆贼张献忠陷成都,僭号改元,地方狃于承平,武备单弱,迂寇率皆逃遁,而姚黄十三家蜂起,焚掠川东北州县,所过残破,居民匿山泽间者,搜得之丁壮紾(zhěn弯曲)其臂以供负代,或残杀之;妇女勒其少教艾者妻之,其不从而老弱者,悉付刀剑。毋论财资也。于时里人郭荣贵,愤极率其宗族及乡里,若黄、若郑、若刘、若周、若廖、楚、徐、邓、董、罗、杨等,凡十五族,得三千余人,协力筑寨以御之。昼则幕帐连野,夜则峰燧[suì]竞天,有叠基累卵之危,无蚍[pí][fú]蚁子之援。荣贵诛茆(máo同茅)为宇,负扉为固,内修楼檐,外勤耕植,守御粗备,人赖以安。贼目吴应元者,恃其徒众,屡来伺隙,欲遂破大斌山。荣贵不告于众,与所亲数人,阳迎应元,即行次手刃之,余众惊溃,众心始固。《县旧志》

——顺治二年春,姚黄屠巴、通、东、太、达、梁、新、开诸县,夏又破长、垫、邻、大、广、岳、西、营、渠、定各地方,屠城寨、焚庐舍、炮烙,吊拷以取财谷,尽杀其绅士、军民等,惟惊其少艾子女入营。壮丁缚以生牛皮文其面,使任负荷。积尸满地,臭闻千里。献忠设监纪通判,与驻防参同行至广安,姚黄攻杀之。南部生员李俊英与战不胜,投江死。《蜀龟鉴》是年广安蠹[dù]吏蔡惟先、殷一凤聚众无赖,劫掠渠县,投入姚黄贼。《广安州新志》

乙酉顺治二年十月,贼目王有进以数万人奄至,将渡渠江掠梁、大而东也。郭荣贵以寨兵(即大斌山寨之兵)二千人半渡击破之,复其众,殆近万人。诸姚黄遂严大斌山,相戒不近。左右四方避乱之士,亦遂毕集于此。久之,寨兵败刘惟明,复败吴之茂,而大斌山之名益播远近。明伪宗人朱容燔所署县令吴雯龙,以乾糇(hóu干粮)之忿,援贼首杨秉印、白大千、张满车三酋,合十数万人来壁礼义城,以逼寨下,凡五阅月。清巡抚李国英遣镇将军马化豹、卢光祖以铁骑五千,精甲万人弛救,渠中各寨丁壮争为先驱,破贼于流溪,生擒数百,斩馘(guó古代时割取敌人的左耳)万千,贼乃烧营而循《县旧志》。三年,群贼闻献忠破夔[kuí],悉避入深山。黄龙由邻水奔巴州,黄城摇天动,由梁山攻东乡方斗寨,黄鹞子马超,邢十万,由开县奔达州潘村;黑虎混天星由大,渠掠巴州金花台;杨三闯食王由太平掠巴通诸寨,凡从前未破之洞寨,搜劫无遗《蜀龟鉴》。九年八月,谭宏掠达州及渠县《蜀龟鉴》。十一年,杨秉允、袁宗第、刘二虎等犯东,达、营、渠抚军遗将击走之《蜀龟鉴》。

康熙十九年二月,谭宏党彭时亨大肆猖獗。四月大兵追至广安,破其众,时亨降;七月复叛,据渠县断头山,总兵高孟蹙(cū紧迫)之于南溪桥,进败于雏溪桥,复围之灵鹫寺,斩其将魏仰武《蜀龟鉴》。二十年时亨余党王奇禄,拥众数千人据渠县观音寺,祭旗起事,复为县令擒斩之。《蜀龟鉴》

嘉庆元年,教匪徐、王等倡乱达州,所过屠掠焚燹[xiǎn]几无孑遗。吾乡奉督帅坚壁清野之令,爱拓玉山寨以居。三四年间,贼匪迭至,远近来避者甚众,皆赖以存活。《县旧志》

二年九月,巴州贼罗其清,通江贼冉文侍,起应东乡贼王三槐,所过州县,肆行劫杀,逃难之民,日匿山洞,夜露宿草间,始义增筑城寨。《琥西录》是年自莲教匪徐天德等,往来劫掠渠、广、邻、长、大、梁、新、开等县。《四川通志》三年合州牧龚景瀚,上坚壁清野之议,大帅采之,下其事子县令,结寨屯粮,团练乡勇以自卫。夏四月,冉、罗二贼扰渠县,贼众围营山,其雒[luò]市、小桥、岩风滩一带,男女老幼,被贼冲散者,转徒大有场等处。牵豕负粮,日夜络绎于道。六月,贼首罗其清窜渠县,大青山州义勇并岳池团练,齐赴大有场防御。《广安州新志》

道光十二年,渠县大通溪张定川、方人书谋乱,民人多迁移入寨,官兵捕诛之,事平。

咸丰九年,滇匪李永和号短搭子,兰朝鼎号二顺,窜叙州,县议团练招乡勇。十一年冬十月二十六日,伪铳领周、朱二逆,由广安窜入渠县之新市镇。十一月十三日,朱逆至龙凤场坡观音阁寨,中伏,宵遁。二十四日同伪统领曹粲章拥众数万,移驻吴家场,团勇拒之于洗鱼滩。十二月围攻渠县,陆令求黔勇之援,同知颜佐才自广安赴剿,晨战曹逆于中滩桥,设伏甘蔗林中,大败之。贼众星夜狂奔至广安龙台镇寺,烈炬如长虹亘天。

同治元年,骆文忠督川,檄各州县,调集团练堵防要隘,六阅月,贼平,始撤。

光绪十年,大竹张豪义谋乱,乡民均徙于寨。县令调集团勇防堵李子垭、九盘寺等处,月余事平,始撤。十五年,巨匪黎细细,聚众八十余人,横行渠县有庆场一方。驻防把总马天魁,调集琅琊、望溪两场团勇捕斩之。二十四年,单刀会匪喻诲山扰北关场。驻防把总唐占先,率队往捕。既交绥,泛兵蔡级三、董占鳌均负重伤。已团练大集,声势甚壮,海山始惶恐遁去。二十八年秋八月,红灯教扰川北,渠县城乡练团堵隘,檄书火急,事旋平。三十二年,县民陈鸿图为妖僧诱习八挂教,以符水惑众,谓枪刃不能中伤,招集少年百余辈,昼夜练习。县令如柏闻之,遣皂卒往探,均遇害。因具禀上宪,绥定知府遣岑游击胡管带先后到县,晓以大义,不从,卒捕斩之。

民国——民国元年十一月,民团先后捕获巨盗白云亭、肖土臣等十余人送县斩之。

二年八月,匪首蒋华封遗其党徒,要杀团练局长雍镇于南关外。十月县会咨请县知事整顿团练,以备冬防。是月简营长驻防渠县,遣队捕获蒋华封斩之。

四年四月十九日,拂(hū天快亮时)晓巨匪汤子沐率党百余人,诡称陆军,各手快枪突入三汇镇,劫掠一空,虏去富户三十余人,复纵火毁肆。去后居民始出扑火,已延烧三分之二矣,损失约在三十万以上。入民国以来,匪祸之惨无逾于此。其后汤匪就抚第一军,荐充师长,为所部锐杀死。七月,巨匪焚俊臣,率党百余人至县南渠县㶍渡场,肆行剽劫,复纵火焚市,尾烬之余,惟存中街张桓侯庙一段。九月三汇、流溪两场民团,围攻巨匪张作霖于牛奶尖,流溪民团管带赵制宜,团丁王树政、王恩宽均战死,知事纳汝弼念其功,迎其主入昭忠祠祀之。十月巨匪陈兆祥、陈维周等,因三板场团总代子俊输诚于纳知事,未几冯旅长玉祥清乡至渠,诇(xióng刺探)知其伪,立逮至杀之。代子俊亦以阿匪论死。十一月,四川陆军大举清乡,令饬渠县堵截要隘,以防匪党窜逸。二十五日,匪劫临巴场,团总王宝珊、罗锦章立集壮丁团击,匪弹乏不能战,野人出其儋(dān扁担)具,击毙二人,生擒十余人诛之。

五年八月,捕获宿匪刘开基等十余人,枪决之。

六年一月,巨匪袁哆(俗作吞)胡子,焚劫卷洞门及云雾山,民团逆战不敌。警备队长许大鸿往援,击毙其党徒二十余人。匪见势蹙[cù],乃缴械投诚,事始解。其伤亡被害之家,县知事奖恤各有差。二月,匪扰县南琅琊场,警备队三分队长黄治龙死之,其弟云衢与士兵涂占匪亦同时阵亡,仅击毙三匪,余均远飏[yáng]。邓知事从优议恤死事各家。

七年五月,警备队在土溪场捕获宿匪黄宝山,解县杀之。九月,谢团长腹便奉令清乡,先后捕获匪徒肖海山等十余人杀之。

八年一月十三日,县北李馥场集期,突来匪徒数十人,手挈钎(俗字作尖)角旗,诡称谢团清乡,一时枪声四起,肆行钞掠,复虏去一百五六十人,次年春夏间始陆续赎归。四月,警备队长彭霟[hóng]章、随靖国军司令部参谋长公孙长子至柏林、杨家、清河等场清乡,捕斩匪徒谭成等十余人。寻有团绅具报霟章苛扰地方壮,公孙怒,立枪决之。八月匪劫老河滩棉花船,经梭罗河,吴、郭、何三保团丁要击之,夺回失物,并击毙其党二名。巨匪胡甲扰渠,九月二十二日劫县南新市镇,二十四日劫龙凤场,二十九日劫清溪场。十月四日团练局常练丁与胡匪战于团堡山,损失枪弹甚钷[pǒ],死十二人。兰连长田玉驻兵宝城场石城寨,十月望夕,胡匪袭入寨,击毙兵士八人,伤三十四人。

九年七月,胡匪复劫龙凤场。尹知事督民团及警备队与战于宝珠寺,团正罗杰、罗润玉死之,团丁阵亡者九人,知事均厚恤其家。八月二十四日,靖国联军先遣司令李子实,在县南新市镇捕获要匪十余人,得快枪数枝。九月,达县巨匪朱义亭聚党千余人,踞渠北龙会沱行劫。十二月往钞宣汉败归,欲复据沱。其地民团队长预集邻团围攻,义亭败走,团丁罗显成奋勇进击,戕之于达县,显成亦误中贼弹而亡。是月胡匪复扰渠南,劫掠烧杀,无所不至。九月十二日,匪袭清溪场,与保卫团之一、二、三队抗战二小时,势蹙[cù]引去。

十年九月二十日,五区分队长唐炳奎,遣徐分队长率兵一队督同宋家渠民团,潜往西桥袭击要匪张忠臣,未至,忠臣已为其地民团所虏。军还抵坛子垭,复捕获李矮子、杨全安二匪,立枪决之。

十三年夏,县集民团直捣牛角山匪巢,捕斩数十人,匪风稍戢(jí收敛)。

十五年十月,县北岩峰场团总陈守铨[quán],格杀宿贼王正刚,解其头于县。知事庞荧高旌以“捍国卫民”四字,首悬三日,再以徇示三汇、水口等场,观者称快。

十五年六月,团局清获巨匪张治轩连枪三支,赃物多件,呈县转部。九月,常练队长杨相福、程光宗奉令率队在新市场击溃股匪袭贯一党徒二百余名。是年冬,邻水巨匪杨湘,肆扰绥定不克,潜扎县属之牛奶大山,为我民患。该山险恶,向称匪窝。驻县熊旅约邻县各军会合兜剿。翌年二月,擒获递解邻水处决。

十八年一月,因军事未靖,匪类乘间窃发,肆害临、流、锡各场。驻旅熊玉璋商知事胥志光,督饬[chì]团练与之夹击,月余患弭。